御林书

字:
关灯 护眼
御林书 > 濯尘之灯(高干,校园) > 12

12

苏方为不喜欢王小波,但《红拂夜奔》里有一段话她总是时时想起――“红拂后来一直记着她在洛阳大街上看到的景象――车轮下翻滚的泥巴,铅灰色的水洼子,还有匆匆来去的人群。这些景象和她所住的石头花园只是一墙之隔。假如你不走到墙外面来,就永远不会知道有这样一些景象。假如你不走出这道墙,就会以为整个世界是一个石头花园,而且一生都在石头花园里度过。当然,我也说不出这样有什么不妥。但是这样的一生对红拂很不适合。”

        人生的前十八年,她荒郊急奔,不惮路遥,心中唯有一个浅薄念头,要离开那个石头花园。

        第一个学期结束时,苏方为已经学数学学到着迷。在此之前,她曾井底之蛙式地将数学等同于初等数学的应试技巧,高考数学她只用了不到一个小时便考了满分,而大学第一学期的课程她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全部拿到高分,她终于不再觉得无聊。

        期末考完最后一门,苏方为收拾了一些书,背着书包匆匆踩入一地积雪。她跑得很急,隔着呵出的团团白雾怎么都搜寻不到他的车,正犹豫着要不要发微信询问,便见张涛从路边一辆不起眼的黑色奥迪车上下来,脸上挂了笑意礼貌地朝她招招手。

        苏方为赶紧小跑过去,下意识地就把目光投向车后座,按在书包上的手不自觉地攥紧又松开,掌心抓了一把碎雪冰碴,寒冬的料峭顷刻间便顺着皮肤下的毛细血管渐渐渗入血rou。

        她知道自己什么都不会看到,但她仍希望他能留意到她望过去的眼神――当然,他更可能并不在车里。

        很多时候她都觉得自己和顾明谦之间就像这样永远隔着层车窗,他一览无余,而她入目皆是虚妄。

        苏方为站在车旁把书包上的落雪仔细抖落,张涛走过去替她拉开车门。书很沉,她书包的背带忽然难以承重,崩断得彻底,砸在地上发出一声闷响。

        车内传出一声低沉短促的笑,苏方为惊讶地猛然抬头,看到自己单薄的身影狼狈不堪地坠入他云淡风轻的眼底。

        他笑得冷淡疏离,却并无嘲弄之意,只当有趣,看戏似的。

        苏方为心中的惊喜一瞬间转为气恼,连久别的问候都吞进了肚子里。

        天空阴沉,云层浓稠,灰蒙蒙的,时间自头顶缓慢流淌。

        张涛反应快,弯腰替她把地上的书包捡起来,用手拍拍上面粘着的雪渣,笑着低声道:“嗬,可真够沉的,苏小姐是个认真的人。”

        “应该的。”苏方为知道张涛是看出了她的窘迫,给她台阶下,便识时务地敛了所有不合时宜的情绪,盯着自己的脚尖。

        “外面冷,快上车吧。”张涛替她把潮湿的书包塞进后备箱。

        苏方为“嗯”了一声,拂掉肩上半融的落雪,低头坐进去。

        “还记得我是谁吗?”顾明谦见她不语,故意打趣她。她像一张白纸,脸上藏不了情绪,一喜一怒被他尽收眼底。

        “顾叔叔好。”苏方为赌气似的延续了第一次见面时的错误称谓,末了又觉得自己委实失礼,便赶紧转了话题,“您是凑巧在附近办事吗?”

        “我来接你的。”顾明谦倒也没计较那声“顾叔叔”,反倒颇为受用。

        苏方为一愣。

        “你自己去,我怕那小混蛋欺负你。”顾明谦唇角浮起丝懒散浅笑,迎上她惊惶的眼神道,“我带回去的人,他不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韵母攻略 豪乳老师刘艳 母上攻略 穿越到可以随便做爱的世界 张开腿交保护费(性虐 黄暴H) 人妻熟母们与少年的不伦欲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