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林书

字:
关灯 护眼
御林书 > 远山觅芙蓉(现言1v1,h) > 软禁、林家(真正的坏男人出场咯)

软禁、林家(真正的坏男人出场咯)

深夜的谢家宅院一片漆黑,停泊在花园的黑色轿车内,秦惜眼底漠然结霜。

        她的丈夫已许久没有早归。

        秦惜扶了扶刺痛的额头,对前头停车后便不知所措的司机道:“小张,你先下去吧。”

        “是,太太。”小张一眼没有多看,却也能感受到,后座上彼此各占一端的太太和少爷,两人之间气氛怪异。

        昏暗的车厢内一遍遍闪过冷白的屏幕光亮,直至手机电量耗尽,自动关机。

        谢星航颓败地靠在椅背上,黑色的双眸中尽是茫然。

        “星航。”秦惜等着他从震惊,到激愤,再到无力,淡漠道:“你最近不要去上班了,在家歇歇吧,歇好了,人也清醒了,再去工作也不迟。”

        少年骤然直了身躯,满眼难以置信。

        “妈,你要软禁我?”

        秦惜面不改色:“如果这能让你清醒过来又有何妨?”

        “为什么?妈,我连喜欢谁的自由都没有吗?”

        “喜欢?”秦惜冷冷皱眉,“一个使尽手段,周旋在兄弟两人之间的女人有什么值得你喜欢?”

        “容颜不是这样的人!”

        他素来平和的性子,鲜少如此发怒,何况是对着自己的母亲。

        秦惜说不出心中的寒凉。

        “我不和你争论这些,你只需要知道你和那个女人绝没有可能,先不论她和你表兄的关系不清不楚,单就那样复杂的身世也不能成为你的妻子。”

        “妈,我只想娶我喜欢的女孩为妻,我不管她是何种出身。更何况一个人的出身自己怎么能决定?这不是您轻视她的理由!”

        “理由?你要理由是不是?”秦惜转头,对上少年激愤难平的眼睛。

        “理由就是,我只是秦家的养女,我的生父生母早不知是死了还是在哪里苟活着,这些年我冠着秦家的姓氏,战战兢兢,没有一刻是放松的,好不容易嫁给你爸爸,生了你,以为自己终于能过上安稳日子,结果呢?男人多虚伪,既想要个名门出身的妻子,又舍不得外头的情人,你怕是不知道,你爸在外头和那女人连儿子都有了,十七岁……星航,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秦惜抚了一把松散的发髻,眼中无怨亦无痕,被骗了十七年的光阴,她早知道怨恨无用。

        “一旦你和那种女人牵扯上关系,自毁名节,外头那对母子正好抓住了把柄,登堂入室,讥讽我,嘲笑我,你也会遭谢家厌弃。还要将秦氏的股份拱手让人?到时你拿什么跟秦梦远争女人?”

        秦惜降下车窗,夜风冷冷地扑在少年汗湿的额上。

        “小张,过来扶少爷进去……这段时间你待在家里好好休息,什么时候想明白了再出去。”

        ……

        较之谢家的冷清,林家的气氛稍显热闹。

        林筱归国,林父林母欢喜不已,加之听闻今晚秦家宴会上女儿与秦家后生亲密相处之事,欢喜之余更是欣慰。

        林家近年发展不错,但比之秦家终究还是有些差距,若秦林两家更够联姻,那自然是有助两家都更上一层楼。

        林父旁敲侧击,与女儿表达了这一层意思。

        林筱羞涩地红了脸,想起今晚宴会上秦梦远一反常态对自己温柔体贴的态度,心中也是情思欲动,娇臊地应着父亲:“我知道了,爸爸。”

        楼上传来低沉的脚步声,一个阴沉的男人身影从她身侧经过。

        林筱吓了一跳,正欲牢骚,转眼,话语停在了嘴边出不去。

        视线触及到男人那双似是毫无情绪起伏的眼睛,林筱心里发怵。

        “二、二哥。”

        林兆怀冷冷地睨了她一眼,并不回应,在玄关处换鞋,正欲出门。

        林筱看着他的背影,心里嘀咕着什么,那人突然转过身来,毫无预兆,幽沉视线直逼她,道:“你和秦梦远在交往?“

        林筱被他看得头皮发麻,点头是下意识的,过后又想起来不对,磕磕巴巴:“还、还没有……“

        林兆怀面无表情

【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韵母攻略 豪乳老师刘艳 母上攻略 人妻熟母们与少年的不伦欲恋 穿越到可以随便做爱的世界 风华神女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