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林书

字:
关灯 护眼
御林书 > 渠清如许 > 渠清如许 第13节

渠清如许 第13节

渠清如许  作者:清明谷雨

        渠清如许  第13节

        至于那位声名鹊起的傅褐大人,同祝知宜一样,不过是一面掩人耳目的旗幡,只不过,一面在朝中,一面在宫中,左右前朝后宫,都逃脱不开梁徽的手掌心。

        这很梁徽,至微至细处藏锋刃,不动声色算人心,祝知宜意料之外,又觉情理之中。

        “括苍矿井……户部知道么?”

        “理应不知,”梁徽答得谨慎,“也不一定。”佟相屹立三朝不倒,眼线遍布天下,想要瞒梁徽还是做得到的。

        远处传来声响,是夜里巡宫的侍卫,首领对着两道模糊的人影呵斥:“什么人?宫禁已过还在宫里晃荡!”

        祝知宜被吓一跳,梁徽下意识上前半步挡在他前头,淡声道:“是朕。”

        “皇、皇上?君后?”首领吓一跳,似是不敢置信两位深更半夜不带随仆秉烛夜游,主子的情趣他不懂,“皇上怨罪,臣——”

        梁徽挥挥手:“无碍,下去吧。”

        列队还未走远,梁徽只得奏近祝知宜耳旁道:“便是朕手上这些消息,也未经验实。”

        温热的气息呵在耳畔,祝知宜耳尖痒得动了动。

        他点点头,所以他说梁徽根本就不是去春猎的,是去打探传闻中的矿址,也是去试探各路人马的底。这是一场赛跑的较量,与对手的赛跑,与时间的赛跑。

        梁徽忽然停下来,望着他:“个中真假,便要清规陪朕一同去探寻了。”

        祝知宜对上他的视线,不知梁徽几分真几分假,只听他道:“清规不是问朕在这世上还有没有稍微信得过的人么?”

        祝知宜忽而觉得手中暖炉有些烫。

        梁徽却没再往下说了。

        好长一段路,眼看就要走到头,祝知宜的手已经暖了起来。

        凤随宫就在前头,门檐只挂一盏微弱的宫灯,梁徽看那寒碜宫灯的芯火在簌簌风雪中摇摇欲坠,有些无奈,祝知宜执掌中宫后便下过严令,禁钟敲过之后各宫不许再灯火通明彻夜不熄、节源开支。

        他暗自寻思明日定要记得让张福海将他库中那盏鎏金白玉描瓷灯找出来。

        “回去吧,朕就不进去了。”

        祝知宜背对着宫殿,站在他对面,将怀中的手炉递给他。

        梁徽低眸看了两秒,笑了,伸手接过,又随手替祝知宜扯了扯披在肩上但被夜风吹得有些滑落的大氅。

        手收回的时候指尖不小心擦过了他的耳垂,祝知宜无端面热半分,疑惑地看了梁徽一眼,他微微往后仰了些微:“皇上回去小心。”

        梁徽看他一步一步走远,清瘦挺拔的背影渐渐融入夜色,忽然想起年幼时的南书房。

        彼时少年祝知宜动作慢,每日放课后,总有不同的人到宫门口等他这个小仙童,皇子郡王,也有伴读的世家公子,有的是向他请教,有的等着抄他的功课,有的是邀他去玩。

        梁徽……梁徽是远远看着,他是没有资格去南书房的,他只是拿着扫帚和泔水桶经过。

        每日、同一个时刻经过,阴晴雨雪,一刻不差。

        祝知宜就要跨进宫门时,忽然听见梁徽在身后喊:“清规。”

        他回过头,只见梁徽于鹅毛大雪中长身玉立,雪光衬得他眉目格外漆黑,眸色如深潭:“跟朕道明日见。”

        “?”祝知宜不解地眯了眯眼。

        梁徽目光定定锁着他,又重复了一遍:“跟朕道明日见。”

        想到对方天寒地冻中送了自己这漫漫一程,祝知宜还是依言道:“皇上,明日见。”

        他自小重规矩,礼仪好,随意拱手作揖也显得郑重恳切,情意深重。

        梁徽却道:“不是。”

        祝知宜神情疑惑,歪了下头,不明所以的样子有些罕

【1】【2】【3】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韵母攻略 豪乳老师刘艳 母上攻略 穿越到可以随便做爱的世界 张开腿交保护费(性虐 黄暴H) 人妻熟母们与少年的不伦欲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