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林书

字:
关灯 护眼
御林书 > 渠清如许 > 渠清如许 第23节

渠清如许 第23节

渠清如许  作者:清明谷雨

        渠清如许  第23节

        写完,身后传来一声满意的轻笑,祝知宜握刻笔的手紧了紧。

        晌午,梁徽带祝知宜去了酒楼,这是他流放宫外时吃过的馆子,临江凭栏,登高望远。

        梁徽点了好些菜,为祝知宜介绍典故与吃法。

        “这儿的春饼和宫里的做法不一样――”他去过的地方多,见识也广,“岭南的烤法,不过他们的面皮更薄,以后咱们可以去那边吃正宗的。”

        “尝一口鳜鱼,这鱼原是秋日最肥,但入夏rou嫩,下次出巡江南,绕去澄湖,那边的渔民都是现捕现杀――”

        “这个,卤牛rou卷,蘸着酱吃,蒙北的牛――”

        祝知宜吃得开怀,他不觉得他们真的会有机会一同去这些地方,但能在宫外吃到不同风味的食物、玩乐一整天已经是他从前不敢想的事情。

        梁徽看他眼馋肚饱的模样忍俊不禁,为他倒了茶解腻:“不知道这么多好吃的清规都不曾尝过,若是我们早些认识便好了。”

        祝知宜道:“早些认识我也出不来的。”南书房功课紧,他祖父管得严,又是太子太傅,他总不好和别的皇子走得太近。

        梁徽挑眉:“那我去找你。”

        “去南书房等你放课,或是混进到太傅府将你拐走。”

        “然后被太傅知道我把你带坏,打我一顿,再去先帝那里告我一状。”

        祝知宜笑,心想若是年少时有梁徽这么个离经叛道的朋友也不错,少年梁徽是什么样的?

        第36章  燕雀鸿鹄

        “怎么这样看着我?”

        “君庭以前是什么样的?”

        梁徽嘴角平了几分:“清规觉得呢?”

        应该是身困囹圄但一身反骨,桀骜难驯,还有几分青涩稚嫩,没有现在这般生性多疑、心思深沉吧。

        祝知宜平静看着他的眼睛,如实道:“我不知道,我们以前好像没怎么见过。”

        梁徽眸心划过一瞬阴郁与轻嘲,勾起嘴角:“那还是不要见了,会吓着清规。”

        阴狠暴戾,卑如蝼蚁,别人口中的“贱野种”、“小畜生”,还是不要冲撞到那个金尊玉贵的小公子得好。

        祝知宜微怔,忽道:“抱歉。”

        梁徽摇摇头,不关祝知宜的事。

        祝知宜给他倒了半碗茶,沉默片刻,道:“若是你早几年认识我,也不会想来找我玩的。”

        梁徽挑眉。

        祝知宜看着楼下熙熙攘攘的长街说:“我上一回见到这么多人还是殿试放榜那日。”

        新科状元郎过宫门前街,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可惜好景不长,很快,东宫倒台,太傅入狱,血亲问斩,祝门离散,仕途断绝,祝知宜心无生念,终日惶惶,如无根之木行尸走rou。

        梁徽沉默片刻,没作多余安慰,径直拿起半碗茶去碰了下他的,玉瓷相击,铿锵有声:“祝清规,往者不谏,玉汝于成。”

        利落潇洒,一饮而尽。

        祝知宜心下微动,对上他目光坚定的眼,拿起茶碗碰回去,“锵”地一声响,也祝他:“梁君庭,功不唐捐,得偿所愿。”

        四目相对,千言万语尽在不言中,此刻他们不是朝堂上猜心算计的君臣,也不是宫城里貌合神离的夫妻,只是一对落难中依偎取暖的燕雀,是一双志在千里相互勉励的鸿鹄。

        小二来添了新茶,梁徽要结账,小二热情道:“郎君赶不赶?不赶的话咱们戏厅子的说书就快开始了,”他凑近些,悄声说,“可是刚出炉的话本,热乎着,保准这京城里还没人讲过,全皇城第一家!”

        为赚个茶水钱,吹得神乎其神,梁徽挑了挑眉,问:“夫君想听吗?”

        “……”祝知宜说那就听一听,他还没正儿八经听过唱戏说书的。

        小二喜笑颜开又给上了蜜饯瓜子,响板一起,帷幕一拉,两人可算知道什么叫“新鲜出炉”、“京城第一家”。

        “话说这君后,观音痣、清明眼、九天莲相,乃天降紫微,前世文曲――”

        “昔日先东宫谋逆,太傅下狱,金玉碾落零尘碎,少帝伺机而起――”

        “后帝君怜惜君后,嘘寒问暖,日日亲伺其身,夜夜被翻红浪,龙凤一体,大梁国运昌繁――”

        “……???”祝知宜听得面红耳躁,大呼荒唐,“此等江湖骗子怎能如此妄议天家,口无遮拦无中生有!”

        梁徽抚案

【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韵母攻略 豪乳老师刘艳 母上攻略 穿越到可以随便做爱的世界 张开腿交保护费(性虐 黄暴H) 人妻熟母们与少年的不伦欲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