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林书

字:
关灯 护眼
御林书 > 渠清如许 > 渠清如许 第32节

渠清如许 第32节

渠清如许  作者:清明谷雨

        渠清如许  第32节

        梁徽不笑了,静静看着他的眼,轻声道:“我说―一我知道。”

        祝知宜唇线抿成一条线,静了片刻,道:“皇上是故意这么说的么?”

        梁徽低头看路边已经枯萎的草木:“何出此言。”

        “皇上还在生那日的气罢?”他主动提不宜收兵权的那日。

        “没有。”

        “那便是有,”祝知宜将那天他同公主说的话一字未改地与梁徽也说了一遍,“臣自认无法消弭皇上与公主间最根本的嫌隙和矛盾,唯有做到不悖本心、问心无愧。”

        梁徽不意外,笑笑:“是你的性子。”

        祝知宜自认这是他能想到最中立理智的立场了,可梁徽看起来并不高兴:“皇上觉得臣想得不对么?”

        梁徽摇摇头,面色仍是柔和的,只是不再说话。  是他要的太多了,浓烈炽热的忠诚,不问缘由的偏爱,永不背叛的信赖,他都自觉难以启齿。

        他凭什么?凭什么要?凭什么向祝知宜伸手,祝知宜又不爱他。

        “皇上?”

        梁徽回过神:“没有,你做得很对。”

        他答完又不说话了,祝知宜也不知道说什么,两人就这么一路无言回到了宫中。

        宫门一开,早在望烽亭侯着的门下司正神色焦急冲过来报:“皇上,君后,前线来报――”

        “郎夷一批规模不小的皇商行伍进了蜀中,如今已越过沅水线。”

        两人皆是一惊!

        皇商行伍同普通商队不同,有大量武功高强的镖队随行,巨载货量也很藏匿输运兵器或禁物入境。

        大梁对别国皇商行伍的入境搜检向来严格,超过一定的规模还要层层上报请求批示,眼下郎夷能如此轻而易举深入蜀中,明显是据地心西南的福王有意放行。

        两人匆匆赶到明徽殿,石道安忙起身请安,禀告:“东边那批弓箭没有拦下,皇军搜寻的时候他们已经转移了窝藏之地。”

        梁徽冷嗤一笑:“福王内勾东琅,外结郎夷,贼子之心,昭然若揭!”

        祝知宜默默听着,低头思索。

        石道安回:“是,且入关的边线很大可能已经被他们把控,郎夷行伍竟能无声无息过了沅水实令人脊背生寒。”

        梁徽幽道:“郎夷区区蛮蕃异族也敢擅越疆界觊觎大梁,朕看不如就择日――”

        “皇上三思!“石道安知道他想做什么,低声劝道,“不可贸然发兵,他们只是皇商行伍,而非军队,大梁率先发乓且不说师出无名,于郎夷不占理,如此一来更是正中福王下怀。”

        梁徽抿紧嘴角不置可否。

        西南天高皇帝远,藩王自立,上边确实很难插手,祝知宜蹙眉提议:“那不如先派一支先潜待卫去探测,以免打草惊蛇。”

        梁徽挑起眼梢:“那枢密使,你认为谁去合适?”

        祝知宜:“皇上,臣看臣就很合适。”

        梁徽不语。

        祝知宜开始游说他,有理有据:“江津盐司一案如今正在臣的手头上,臣发现运盐行伍中藏的大量黄金银票分别在不同的驿站改了方向,其中绝大部分很有可能就是往西南方向输运,因为帐上曾经出现过蜀中的票印,虽然被人毁洗,但臣通过拼接复原图案,在对比南边所有的票章,可以确定就是一家蜀中的票局。”

        “手法同这次的粮草藏习箭异曲同工,声东击西瞒天过海。”

        “若是真的,那极有可能福王在十年前就和东琅王勾结了。如今又牵扯了郎夷外族,福王就是想要大梁腹背受敌,外扰内乱,东西不宁,可见其蓄谋逆反时日之长、准备之久。”

        只是先帝愚庸,浑然不知,他给梁徽留下的并不是什么太平盛世,只是一个千疮百孔的烂摊子,祝知宜和梁徽忙着修修补补,却依旧能听到从很远传来的令人不安的呼啸风声。

        石道安怔怔看着祝知宜口若悬河,心道传言果然不假,只是:“君后三思,古人云蜀道难于上青天,郎夷交界、蜀西地势艰险,西南蕃地辽阔,蜀西陇措长年冰川不融,皑皑雪山乃天然屏障,还有汹涌沅水为天堑,需得以精锐铁骑精通水军者打头阵,君后玉体金贵,不宜――”

        祝知宜摇头:“家国霍乱之前,无人金贵,本宫不是贪生怕死之辈,况且江津陈

【1】【2】【3】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韵母攻略 豪乳老师刘艳 母上攻略 穿越到可以随便做爱的世界 张开腿交保护费(性虐 黄暴H) 人妻熟母们与少年的不伦欲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