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林书

字:
关灯 护眼
御林书 > 渠清如许 > 渠清如许 第50节

渠清如许 第50节

渠清如许  作者:清明谷雨

        渠清如许  第50节

        “好。”梁徽很干脆地放过他,将人卷进被中拥入怀里。

        祝知宜的腿在梁徽细致的护理、每夜坚持的揉按下渐渐有了起色,至少不用梁徽抱来抱去或是坐轮椅了,医正也嘱咐可以下地适当复建。

        趁着不下雪的睛日,祝知宜第一次出了凤随宫,回宫这么多天,这竟是他第一次逛这个熟悉的地方。

        很多地方都变了样,被梁徽改建过,若不是玉屏跟着,兴许他会迷路,这座曾经的囚笼透着一股新的生机。

        祝知宜说不出哪里不一样,但他路过的处处竟都颇有兴致意趣,看得出是主人花了心思布置的,不似原来空洞无神的金碧辉煌。

        昔日热闹缤纷的后宫已变得很空,当听到玉屏说梁徽早在三年前便把后宫遣散时,祝知宜还是沉默了好一会儿。

        后宫向来是前朝博弈的战场,三年前梁徽也刚从南边回来尚掌权不稳吧,太胡闹了,但这个人……似乎比他想象中的还坚决。

        沿步行至一片木林,竟是十里墨梅。

        “这些花树从前未曾见过。”

        玉屏道:“这是陛下从南边回来后亲手种下的。”

        祝知宜脚步一顿。

        玉屏看他神色无异才继续道:“松土、移栽、浇水、剪枝,陛下都不假人手。”

        “有一年大旱,京城将近百日不雨,花木根茎枯竭,陛下问了园司,日日提水来此,逐棵浇灌。”

        “园司说水要浇至深土,不可浮于表层,陛下便逐一刨了土洞深灌。”

        “那年仲夏中暑了几回,海公公和太医劝也劝不动。”

        还有圣上月下梅林酩酊大醉、深夜抱木醉语落泪之事她不敢说,她还想要命。

        祝知宜怔了许久,缓步走进去,花与雪砂一树隔,香生白水带尘泥,似珀似玉,幽香斜生。

        忽而,他发现好几棵树的枝桠都挂着花雕纹的桃木牌符,锋锐行书刻于其上。

        第84章  如樱如杏

        “恨入空帷万草枯,薄幸年少悔思量。”

        “天长路远飞断魂,魔梦一入沅水尽。”

        祝知宜越看越心惊。

        “秋仲孤酩,一了百了”连中秋也没有人陪梁徽么?花好月圆万家灯火,他伶仃一人孤不孤单。

        “病卧闭自思,天明生白发。”是病了么?彻夜不得安眠。

        祝知宜心口生疼,第一次认真思索,这三年梁徽是怎么过的,他以为对方终于得偿所愿、万民归心、意气风发,可似乎并非如此。

        梁徽好似过得并不开心,不然怎会“魂断黄沙不肯还”,字字泣血、句句惊心,孤寂、封闭、厌世、肝肠寸断,看了叫人心里难受。

        梁徽赶到的时候看到祝知宜倚在梅树下发呆,衣袂飞扬,白花瓣簌簌而下,幽香满身,如仙落凡尘。

        他眸心渐深,和他想象中的画面一模一样。

        种下这些梅树的时候他便想着有朝一日祝知宜能在此舞剑作画,读书赏月,这片土地、花木的根茎渗入了他的血水、汗水和泪水,如今终是生根破土,亭亭如盖,就像他的情意,生生不息,枝繁花茂。

        祝知宜不知低着头在想什么,有人走过来携走他肩上的一瓣落梅。

        梁徽将大氅给他披上:“起风了。”

        祝知宜弯了下嘴角,但看起来情绪有些低落,梁徽猜测他并不喜欢这片花林。

        祝知宜却真心实意地赞叹:“皇上的花种得很好。”

        他自小长于京城名门,花魁珍品也赏过不少,品辨得出这片梅木下了很深的心血功夫,瓣朵丰盈,浅而不素,意清神贵,梅蕊浮香。

        梁徽很能干,也极有审美意趣,他想要什么都会做得很好,很难叫人不心动,至少祝知宜是无法

【1】【2】【3】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韵母攻略 豪乳老师刘艳 母上攻略 穿越到可以随便做爱的世界 张开腿交保护费(性虐 黄暴H) 人妻熟母们与少年的不伦欲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