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林书

字:
关灯 护眼
御林书 > 渠清如许 > 渠清如许 第60节

渠清如许 第60节

渠清如许  作者:清明谷雨

        渠清如许  第60节

        梁徽一怔,祝知宜说:“我不会怕你,我只会心疼你。”

        “不要想他们了,以后有我在,我会对你好的。”

        梁徽安静看着他,祝知宜怕他不相信,又抱他紧些:“会对你很好很好,努力让你忘掉那些。”

        梁徽方才还张牙舞爪的暴戾和尖锐这么一抚又软顺下来,他被祝知宜弄得没办法似的,笑了一下。

        他把头埋在祝知宜颈窝里,好一会儿,整个人才平复下来,懒懒说:“这可是你说的。”

        “嗯,我说的。”

        祝知宜安抚地抱着他,问:“那位敬王世子资质如何?”他与其只有一面之缘,只记得是个粉雕玉面的小童君,其他一概不知,一国之君也不是随便抓个人来就能当的,他们得对天下百姓负责。

        梁徽把玩着他的发梢:“我早前便派人查过了,你会喜欢他的。”

        “嗯?”

        梁徽意味深长的目光在他面上悠悠转了一圈,道:“他可不像那个闲散敬王府上养出来的,倒像是从你们祝门太傅府上出来的。”

        “怎么说?”

        “你见过一个垂髫之龄的孩童读《国策诏史》的么?”梁徽语气甚为不解,“梁曦景自己将一旬一休的学制改为一月一休,每日寅时至戌时子部礼史、琴棋书画、骑射技艺连不间断,回回宗学放榜名列榜首,与他同窗的尚书长孙、太保之子望尘莫及,叫苦不迭。年纪小小心气却高得很,好几次写长论与宗学里的老儒对论,将人驳得辩无可辩,哑口无言,祝清规,”梁徽似笑非笑,话头一转,“像不像你你年少时把南书房那群酸儒气得胡子翘到天上去?”

        “……”祝知宜摸摸鼻子,又回过神来,“你怎么知道?”

        “……”梁徽一顿,抬起下巴,“我就是知道。”

        祝知宜牵起他的手,偏头看他,问:“你去南书房看我啊?”

        从前很多事情觉得莫名其妙,如今却像打通穴脉一样心明眼明。

        梁徽一定是年少之时就注意他了,不然为何那么执着于那一句最是寻常不过的“明日见”,除夕那夜他问他是什么时候喜欢上自己,梁徽也闭口不谈。

        “是,我是去看你。”梁徽索性直接说,以前处心积虑隐瞒的,如今已经可以很平静地对祝知宜坦白。

        “我每日都主动去领南书房到戊斋阁那段路洒扫,从乾武二十八年夏到二十九年冬。”

        那条路是尘土最多的,没有高树,夏日炽烈,冬日冰寒,但小小的梁徽一天都没有落下。

        “我看到你给陈隅讲题,给徐辛借笔,还和江沅说明日见。”

        他脸上没有太多情绪,却叫祝知宜心里重重一跳,每次他觉得梁徽已经够用情至深的时候,梁徽都可以叫他再更吃惊一分。

        “梁君庭,其实你不提,我连他们很多人的名字都不记清了。”

        他年少古板无趣,一心埋头读书,和同窗都是点头之交,这些人后来又很多都去了各自的封地,没有在朝为官,便在祝知宜脑海中变成了一个个模糊的影子。

        可梁徽竟然记得,还记得那样清楚。

        “我知道。”梁徽知道祝知宜记不住过客,也记不住自己随手给出的善意。

        但是他很小心眼,他只是想看看,在他不能和祝知宜有交集的年岁里,是哪些人获得了这些幸运,他们又是凭的什么。

        祝知宜心酸,把手指嵌入梁徽的指缝:“梁君庭,以后每日寝睡之前,我都跟你说‘明日见’好不好。”

        梁徽盯了他一会儿,说好,又转开视线,说:“你不要放在心上,我只是见到梁曦景,才想起你小时候的模样,没有别的意思。”

        祝知宜笑笑,摇头:“我比不得他。”现在的小孩儿都这样奋发进取了,那大梁中兴鼎盛真是指日可待。

        第98

【1】【2】【3】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韵母攻略 豪乳老师刘艳 母上攻略 穿越到可以随便做爱的世界 张开腿交保护费(性虐 黄暴H) 人妻熟母们与少年的不伦欲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