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林书

字:
关灯 护眼
御林书 > 我前夫是四品 > 我前夫是四品 第78节

我前夫是四品 第78节

我前夫是四品  作者:八月薇妮

        我前夫是四品  第78节

        内侍们躬身退下,晋王从屏风外转了出来,他整理着衣袖,打量方守恒:“你无端端的翻这些做什么?”

        “回王爷,”方守恒道:“是于尚书吩咐。”

        晋王道:“那段时间,龙城地方事多,魏王自然是忙于公务,一时缺了折报也是有的。”

        方守恒垂眸道:“往年,逢年过节,魏王府的贺文雷打不动,去年从冬至到年关,一封也无,王爷不觉着蹊跷么?”

        晋王是耍赖的能手,揣着明白装糊涂地:“什么蹊跷,我可不懂。你想说什么?”

        “殿下恕罪,大概是微臣多虑了。”方守恒沉静地回答,却未纠缠。

        晋王吁了口气:“你是够谨慎的人,这倒不是坏事,不过……你一个还算有能为的男人,怎么竟管不了自己的内宅?”

        “殿下指的是言双凤?”

        “不然还有谁!那女人……”晋王一提起来,痛处隐隐不妥:“简直是个魔星。”

        方守恒觉着“魔星”二字,十分奇特。

        “言双凤的脾性确实常人难以忍受,比如先前她和离回去了北镇,竟又传出了她养什么……”特意停了停,方守恒抬头看向对面:“面首的流言。”

        晋王的脸色薄愠:“哼……”

        方守恒眉峰微动,继续道:“先前下官不信,还曾当面质问,没想到她居然亲口承认了,还说了些不堪听的话。”

        晋王张了张嘴,却又忍住,磨着牙问:“什么不堪听的?”

        方守恒笑笑:“无非是说那人,年少温存、且极顺从她等等。”

        赵兴良的面上露出深恶痛绝之色,口中喃喃,仿佛要随时咒骂起来,却偏没有发出声音。

        晋王殿下可从来不是什么会隐忍的人。

        方守恒的心一直往下沉,面上却还极平静的,甚至带笑:“今日跟她见了一面,她甚至跟微臣说那人如今就在京内,改日要他跟微臣见一见呢。”

        “什么?!岂有此理,”赵兴良终于忍无可忍,叫道:“言双凤她敢……她……莫非她告诉你、那人是谁了?”最后一句,晋王竟是有点紧张的口吻。

        “这倒没有。”方守恒咽了口唾液,回答。

        赵兴良明显地松了口气。

        两人相顾无言,沉默中,方守恒缓缓问道:“王爷,魏王殿下的坐骑,可是叫‘乘风’?”

        “啊……”晋王本能地答应了声,有点警觉地:“你问这个做什么?”

        方守恒垂下眼皮:“‘驾六龙,乘风而行’……微臣只是突然想起,这确实是个好名字。”

        赵兴良被他突然的掉书袋弄的一愣,只当他是认真夸赞,并没注意到方守恒半遮在袖内的双手已经握的死紧。

        第66章

        方守恒问晋王的几句话,  并非心血来潮随口为之。

        他本就是个心思缜密的人,兵部最年青的四品侍郎,洞察先机,  判断局势,非一般人可比。

        先前早朝的时候,那几个多嘴的大臣议论言双凤,晋王一脚踹开了其中一人,又指着鼻子骂了他一顿,当时方守恒便心生异样,不明所以。

        起初他觉着晋王或许不喜欢听那些闲言碎语才出手的,可晋王素日就是个不拘一格的性子,  什么斗鸡走狗,  谈风论月,什么都会碰一点。

        试问这样的人,怎么突然就在言双凤的这件事上“规矩”了起来,  他跟言双凤又不认得,若说为她出头也是讲不通的。

        尤其是晋王透露了言双凤跟自己在吉光寺的事。

        堂堂晋王殿下,为什么对一个才回京的下堂妇如此关注。

        方守恒又将早朝之时的情形仔细回顾了一番,终于他找到了让自己不舒服的一点。

        晋王一边儿满是瞧不起言双凤的口吻,一边来指责他没把言双凤看好。

        而那被踹的大臣,在抢落台阶之前,正说了一句话,  那就是――言双凤在北镇那边养这个吃软饭的小白脸。

        这一句,才是引得晋王出手的关键。

        方守恒当然没那个胆子把赵襄敏往“小白脸”身上去想。

        但奈何这些事情太过于巧合跟诡异。

        龙城那边,  距离北镇并不远,  正如方守恒先前跟晋王所说,  在十月之后的那些日子,  魏王并没有亲自发公文奏折回京,连一向的年下亲笔贺函都没有。

        有段时间,朝中曾有些奇异的传言,说是魏王殿下在龙城那边遇到伏击,生死未卜等等。

        可是皇帝从没有昭告天下,也并未知会群臣,没有人敢公然询问,毕竟大家都不傻。

        当然,除此之外也有些说法,是说魏王殿下正韬光隐晦,准备打一场大仗。

        然后,言双凤回京的时间,跟魏王殿下正是前后脚。当然最令方守恒惊心的,是在早朝后,赵襄□□动跟自己说过的那几句话。

        如果不是因为这些,给方守恒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更加不会把言双凤跟小魏王想到一处去。

        朝野人人都知道小魏王是个冷清至绝,目无下尘的冰雪之人,但言双凤,方守恒自

【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韵母攻略 豪乳老师刘艳 母上攻略 穿越到可以随便做爱的世界 张开腿交保护费(性虐 黄暴H) 人妻熟母们与少年的不伦欲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