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林书

字:
关灯 护眼
御林书 > 风吹不进(1V2,H) > 转晴

转晴

连伮到阁楼里翻行李箱,看样子很急。丘伦纳怕她不小心磕到哪里,拎着手电跟上去。

        “怎么了,连伮,你找什么?”

        箱子九年没动过,积了厚厚的灰。连伮将它从废弃的橱柜中间拽出来。

        扬尘呛得两人喉咙发麻。

        轮箱侧把手上挂着一面牌子,是海轮乘客的行李登记牌。上面标明箱重以及乘客编号,空白处还有变淡的涂鸦。

        连伮记得作画时,她用的是丙烯水彩笔——到托卢以后买的第一件当地商品。

        丘伦纳本以为她来阁楼找画之类的东西,大概又异想天开,或者是突然怀旧。

        当连伮推着轮箱往外走时,他还在灰尘里发愣。

        “你要去哪里吗?”

        未曾有过的惊慌袭击了丘伦纳。他错开楼梯跑,差点摔跤。

        连伮拍拍手,等他追上来,搭着他的肩膀:“秘密。”

        箱轮在走廊上滑,声音响亮,产生的效果不亚于白天听见音爆。

        园丁摆好姿势,正对着楼上的摄像头表演认真工作。

        听到动静,他探出头:“连伮,辞职了吗?”

        “没有哦,丘伦纳一定会先解雇你的。”两人产生小矛盾,经常是以连伮无所谓的赔礼道歉告终。

        但这次,她没有让着他,反而使得园丁开始自我反省:最近做了什么事,惹她生气了吗?

        有了园丁的教训,连伮干脆抬起轮箱,搬到走廊尽头的画室,挑了个角落踢进去,免得招来更多观众。等到画师们下完班,她才着手冲洗。

        “要我帮忙吗?”丘伦纳郁闷地坐在二层,“连伮,你要出门旅行,为什么事先不和我讲呢。”

        他和喀特佳离婚以前,没有孕育小孩,按理说不会产生家长们常有的患得患失。

        但他现在明显陷入了长辈的焦虑:“我今天晚上大概会失眠了,连伮,不要折磨我。”

        连伮将轮箱倒了边,对着花房的排水口冲灰。水声当中,丘伦纳的嗓门越来越小,等连伮终于干完活,抬头去看时,发现他已经睡着了。

        和不久前渲染的担忧相比,他当下的鼾声就有些没情意。

        不过,连伮对丘伦纳的监护人角色,从来都是满意的。

        她跑上楼,不想委屈着去扛体重是自己两倍的胖老头,干脆拖来被子,卷着丘伦纳扎好。早上五六点钟,她再将他拍醒:“早安,花束。”

        “你去哪里呢,连伮,不要折磨我好吗?”他不大清醒,一张嘴,接了昨晚的话继续催问,“我觉得你不像是定期清洗旅居用品的人。”

        “多谢你的关心,我要流眼泪了。”连伮向丘伦纳表达了莫名其妙的感谢,依旧严守口风。

        下午,来上绘画辅导的莱斯特拉收到了连伮的通知,暂时停课。

        “连伮姐姐,您准备去参加海港音乐节吗?”莱斯特

【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韵母攻略 豪乳老师刘艳 母上攻略 人妻熟母们与少年的不伦欲恋 穿越到可以随便做爱的世界 风华神女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