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林书

字:
关灯 护眼
御林书 > 爱没有(nph) > 规则

规则

爱没有(nph)  作者:五陵多鱼

        规则

        陈益记挂着顾松的事情,联系王特助,把拍下来医院名称的照片发了过去,让王特助尽快安排。

        王特助回复她有两家是自家的产业,明天就能安排面试。陈益把顾松的电话发过去,让他直接联系顾松。

        “这几家都是国内顶尖的医院跟研究所,顾大夫的履历我也看过,很优秀,没有问题,就是资历浅了点。”

        “你就安排面试就行,该怎么做怎么做,不要太明显。”陈益对还是顾松很有信心的。

        “好的。”王特助又看了看照片,总觉得有些奇怪,但就是想不起来,只好作罢。

        第二天下午,陈益在衣帽间翻箱倒柜找了好久后,终于出门了。

        “你怎么来了?”李甫舟开门,看到陈益,这两天七上八下的心竟然诡异地平稳了下来。

        他闪身出来关上门,李子荆在家,他不想让儿子看到她。

        “我来找李子荆。”陈益却十分正经,完全要没有招惹他的意思。

        “他不在家,你也别再来招惹他了。”李甫舟正色道。

        他撒谎都不带脸红的,前天李鸿修就回来了。

        “我招惹他?”陈益意味不明地笑笑,靠近李甫舟,“我怎么会招惹他呢?我招惹你都来不及呢。”

        “事情已经过去了!到此为止!”李甫舟慌忙往后退了一下,“你也是成年人,成年人之间发生点什么是很正常的事,更何况…”

        “更何况你不是自愿的,你是为了替李子荆赎罪,是为了救他,你对我也没有感情,是吗?”陈益继续靠近他,他又往后靠,都靠到门上了。

        “行了我知道了,吧啦吧啦说这么多,我说了我是来找李子荆的。”陈益正色,也不继续逗他了,她真的是来找李子荆的。

        “我说了他不在。”李甫舟只能硬着头皮继续撒谎。

        “是吗?”陈益挑眉,拿出手机,拨通李子荆的电话,“开门,我在你家门口。”

        谎言被戳破了,李甫舟怕李子荆看见,只能给她开门让她进来。

        刚进来就看到李子荆慌不择路地跑下来。

        “益益你来看我的吗?”李子荆惊喜地看她,站定微喘,腹部还有些隐隐作痛,是昨天顾松打的。

        又警惕地看了一眼父亲,好似不着痕迹地隔开他俩。

        李甫舟还能看不出来吗?看他这样,额头突突地跳。

        “去你房间。”陈益看都不看李子荆一眼就往前走,李子荆赶忙跟上。

        李甫舟看着李子荆那不值钱的样子,说不出是生气还是什么。

        这孩子,好了伤疤忘了疼,都被折腾得这么惨了,你老子都被你搭进去了,还傻呵呵地把狼往屋里引。

        看着他俩一起进了房间,李甫舟这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就怎么把自己僵在原地了。

        陈益进来卧室后,反锁好门,也不搭理李子荆,慢条斯理地拉开椅子坐下。

        李子荆黏了上去,就想去拉陈益的手,陈益却躲开他的手,头也不抬。

        “跪下。”

        李子荆愣住了,这是要玩情趣?现在吗?

        “你知道我不喜欢重复。”

        李子荆回过神来,赶忙跪下抬头看着陈益。

        “把上衣脱了。”

        李子荆这次没有犹豫,想也不想,将上衣脱掉,露出年轻的躯体。

        蜜色的皮肤包裹着近乎完美的肌rou,他喜欢运动,身材锻炼得很好,基因也好,虎背蜂腰。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伤并没有破坏这份美感,反而带给人一种想要凌辱他的破坏欲。

        李子荆抬眼看她,可怜兮兮,又想要伸手触碰她。

        陈益却站起身来,在房间里看了看,拿起条皮带,走到李子荆的身后,让他把手背在身后,捆了起来,又坐到了他的面前。

        “李子荆,我是不是对你太好了?”陈益认真地问,也不等他回答,抬脚就这么踩上了他的伤,李子荆闷哼一声,倒也不喊疼了。

        “我说让你在家好好养伤,想好了再出门,你是没听见呢?还是没听明白?”陈益的脚下移,继续用力,“还是我说的话已经不管用了?”

        李子荆顾不得喊疼,赶忙出声:“管用!管

【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韵母攻略 豪乳老师刘艳 张开腿交保护费(性虐 黄暴H) 穿越到可以随便做爱的世界 人妻熟母们与少年的不伦欲恋 女配她只想上床(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