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林书

字:
关灯 护眼
御林书 > 渠清如许 > 渠清如许 第15节

渠清如许 第15节

渠清如许  作者:清明谷雨

        渠清如许  第15节

        梁徽一噎,半晌,气笑:“君后好志气。”

        “……”话不投机半句多,祝知宜一转身想走,脚踝传来钻心痛,身体一栽,梁徽手疾眼快将人圈在怀里,四目相对,半晌,梁徽叹了声气:“朕说两句你掉头就走。”

        “……”祝知宜还未及反应,就被他横抱在怀,皱起眉道“皇上,这不成体统。”

        梁徽充耳不闻,抱在他腰际的双臂箍得更紧。

        周遭侍从官员王公宗室皆屏气敛息,未敢出声,望着他们高大年轻的帝王抱着受伤的君后行远。祝知宜抬眸只能看见梁徽紧绷的下颌和紧抿的薄唇,有些无奈,皇帝阴晴不定喜怒无常,果然是伴君如伴虎。

        梁徽倏然垂眼,和祝知宜探究的目光撞了个正着。

        梁徽突然轻声道:“清规赢了。”

        “?”

        梁徽撤开视线,看向远处群山:“清规袖子上的柳编还在,朕的掉了,清规赢了。”

        祝知宜一怔,觉得他别扭,弯了嘴角,无奈摇摇头。

        “终于笑了,”梁徽掂了掂他,“还生气么?”

        祝知宜这下倒是又伶牙俐齿起来:“臣本就没有生气,是皇上乱生气。”

        梁徽没有反驳,心道,反正你也从来不知道我为什么生气。

        第22章  像只大狗

        回了营帐梁徽亲自给他抹上药膏,医正说只是皮rou擦伤并无大碍。

        次日围猎正式开始,祝知宜只能高坐景观台远眺。

        最先回来的胡勒列颜,鸟禽珍兽满载而归,大方地让祝知宜挑:“君后喜欢什么?”

        他热情介绍:“这燕眉是福嗓,可歌令百鸟,君后若是喜欢臣训好了再献给您。”

        “还有这雪狐,皮毛漂亮,适合君后做大氅。”

        祝知宜被梁徽限制了不能下场,颇有兴致地观赏他的猎物,但什么也没要,烈颜有些失望。

        王公大臣世家子弟陆陆续续回来,朝君后请安,恭敬道君后有看上的尽管开口,祝知宜都笑着婉拒了,又夸他们善射骑猎。

        梁徽回得最迟,天色将晚,暮色四合,云霞火烧半边天野,他悠悠走在一群气势非凡的武将末尾,手里牵着一只什么东西祝知宜瞧不清。

        只见得绚丽炽烈霞光流连于他贵气的云锦玄纹外氅上,照得高大人影熠熠发光。

        还隔着许远,梁徽就朝祝知宜招手:“清规,来。”

        祝知宜走近了才看清那是只幼狼崽,银耳狼,皮毛光滑漂亮,犬齿尖锐,眼睛棕灰,幽幽发亮。

        祝知宜瞧了半晌,再看看人,怎么看着……

        祝知宜勾了嘴角,俯身去摸狼崽头上的绒毛,狼崽露出尖利獠牙,梁徽凶狠地踹了一脚它,扬手就是一鞭子,呵斥:“趴下!”

        狼崽委屈“嗷”了一声,往祝知宜手边钻。

        “梁君庭!”祝知宜锁起眉看梁徽。

        “……”梁徽欲言又止,半晌才道,“山林野畜,未经驯化,恐伤着人。”

        祝知宜忙着低头摸受了惊的狼崽,压根没听他讲什么。

        “……,清规赛马拔得头筹,朕该御赏嘉贺,清规喜欢么?”

        “不错。”祝知宜拍拍狼崽的头,觉着比其他人那些鹿啊鸟啊都有意思些,颇满意,“谢皇上。”

        梁徽看出来了,祝知宜生性纯善温和,但骨子里却是有些慕强的,要不雪雕草编的也不能总是钦点一些猛兽。

        回去路上狼崽就不乐意让梁徽牵了,紧紧挨着祝知宜脚边,成精了了似的,颇会审时度势。

        天色彻底暗下来,皇上主持篝火大会论功行赏,丞相麾下那些个兵部大将许是被跑马挫了锐气,围猎头日最大赢家竟出自一向明哲保身不露锋芒的武将子弟。

        近年兵部独大,武将式微,还显少有人敢正面挑衅。

        自古少年出英雄,这单骑大将军之子才未满十七,朱颜玉面,有些雌雄莫辩,一枪银戟肆意嚣张,眼高于顶漠视群雄,唯得皇上夸赞时露出些许真心笑颜,目光灼灼笑意盈然,口气却不小:“谢皇上,若皇上喜欢,臣明日便将那头白虎也一并猎下。”

        这样阴柔好看之人笑起来竟还有个小梨涡:“百兽之王配真龙天子,是臣的诚意。”

        祝知宜挑了挑眉,这是武将向新帝投诚示好之意?听闻单骑大将军对这位老来得子极为宠爱。

        梁徽又露出他惯常那副令人如沐春风的笑,温和沉稳道:“爱卿凭心意尽兴即可。今日围猎拔得头筹可有什么想要的?”

        嘉赏头筹是围猎惯例,以示帝王天恩。

        姬宁歪了歪头,露出少年稚气:“什么都可以么?”

        梁徽挑眉:“朕能给,就可以。”

        姬宁像是早就想好了似的,脱口而出:“那皇上赏臣一张夏露百园会的函帖吧。”

        此话一出,帐中静了一瞬。

        有些僭越了。

        夏露百园是皇家盛事,是夏露时节由君后主持联络宗室、和世家结亲之意的皇家游园,家宴性质,从未有过邀请外臣的先例。

        单骑大将军姬法即刻上前一步请罪:“皇上恕

【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韵母攻略 豪乳老师刘艳 母上攻略 穿越到可以随便做爱的世界 张开腿交保护费(性虐 黄暴H) 人妻熟母们与少年的不伦欲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