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林书

字:
关灯 护眼
御林书 > 渠清如许 > 渠清如许 第43节

渠清如许 第43节

渠清如许  作者:清明谷雨

        渠清如许  第43节

        他有自己的神明,山河瀚宇,天下之大,他只心甘情愿尊拜那一人,今世今生他都只作那一人的虔诚信徒。

        帝王掌心捧着自己尊贵的神明——他刻的玉像,开始了每日惯例的叨叨絮絮:“今天碰上个小孩儿。”

        “挺像你的。”梁徽的刻刀转了转,将神明的眼角挑得上扬些,桃花状。

        那个人虽然性子板正,但有时候也会露出不自知的勾人神盼,不常见,只有在他身边很亲近并且喜欢时时刻刻观察他的人才有幸采撷到这一缕浮动的暗香。

        梁徽下笔很顺畅,对方的面容轮廓眉眼鼻唇早已刻在胸壑,熟悉到仿佛对方这些年同他朝夕与共从未离开。

        “他说只要我心诚、锲而不舍,你便会原谅我,会回来。”梁徽因常年拿刻刀有些粗糙的指腹摩挲着那玉像修长剔透的颈脖,一寸一寸,仿佛在亵渎神灵,他低声喃问,“会吗?”

        “你会吗?”

        玉像矜贵,眉目清冷,并不回应。

        梁徽就又自己笑了笑,很温柔地扶了扶它的发尾:“不会也没关系。”

        “你还不想回来便是我心还不够诚。”梁徽神色姿态近乎卑微,漆目中又满是叫人心惊的执拗和幽深,“我可以等的。”

        “反正我还有一生可以等。”

        生前等不到那便死后,梁徽阴鸷地想。

        如果那个人这一生都不会再出现,那他就把这些字画、木刻、玉雕都放进他的陵墓。

        他执念足够深重说不定可以将那个人的魂魄招来,生不能相守,死能相见他也知足。

        “那几缸睡莲快开了,我亲手种的,你要是有兴趣可以来看看,”梁徽自嘲地扯扯嘴角,“我不好,花还是好的,可以来看看。”

        他刻得眼睛有些疼,红血丝更明显,稍趴在案牍上,很珍重地碰了碰那玉像的手指,仿佛牵手:“前日我去看太傅了,茶水、香火都足,你放心。”

        早在两年前梁徽便重审了先东宫的旧案,还祝氏一脉清誉,启用祝门门生,并奉太傅为大梁尊师,命史官撰记,留名青史千古流芳。

        彼时他甚至很自私地想将为太傅平反之事拖一拖,看看这样那个人会不会回来质问他、谴责他、催促他,可是他舍不得、也不敢再惹他生气了。

        梁徽抿了抿唇,小心翼翼同他的神明商量:“我、我不知道有什么我还做得不好,你托个梦告诉我好么?”

        他用有些委屈又不敢委屈的语气说:“你好久都不来我梦里了。”

        “来梦里也不可以吗?”梁徽拨了拨工笔,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九五之尊又变回了冷宫那个得不到糖的小孩儿,近乎乞求喃喃,“我、我就是想看看你。”

        看一眼也行啊。

        “还是……你真的已经把我忘啦?”

        “别忘了我行吗?”梁徽问。

        “算了”,他掩下失落的眉睫。

        他本来想要的很多,想要祝知宜记得他,想要祝知宜原谅他,想要祝知宜回来,但最后又只剩下一个愿望,“你平安就好了。”

        第72章  以祝知宜为镜

        石道安以前就说过他什么都想要,果然,贪心受到了惩罚。

        所以他不能想要那么多,祝知宜好好的就行。

        他怕祝知宜过得不好,他怕祝知宜受苫,他怕钟延那个畜生折磨他,他最怕……

        每年派出那么多搜寻的人永远没有消息,每一次找到体型相近的尸骨梁徽的心都如死过一遍,翻来覆去的折磨,人人都说那位凤仪天姿为国献身的君后或许已经……只有梁徽还不肯放弃。

        他不敢深想,只要一想到那个可能,梁徽就疼得五脏六腑仿佛撕裂开来,心脏酸胀得被紧紧攢着,喘不过气。

        怎么办?如果祝知宜真的过得不好怎么办,如果真的是他亲手将祝知宜推进了那生不如死的地狱里怎么办

【1】【2】【3】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韵母攻略 豪乳老师刘艳 母上攻略 穿越到可以随便做爱的世界 张开腿交保护费(性虐 黄暴H) 人妻熟母们与少年的不伦欲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