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林书

字:
关灯 护眼
御林书 > 吉原枫下(GL) > 十一、思缠如斯枫叶绯红

十一、思缠如斯枫叶绯红

吉原枫下(GL)  作者:红酒兔子的36D奶

        十一、思缠如斯枫叶绯红

        韶华如驶,岁月不居。转眼已是叁年,距离那位被人称为堑天魔龙的大名病危辞世也有半月余。任由外界时局动荡,吉原之内依然繁盛如初。

        枫下楼依然是吉原里最受人追捧的游馆,只是当红的花魁已经换了别人。自从盛传前任花魁莲实招惹到了不得了的大人物,以往蜂拥而至的男人们再也不敢去触碰这娇艳的花朵。

        年轻貌美的莲实,竟然成了吉原之内,最后一位令人们渴望而不可及的太夫。

        当初在扬屋内,为了莲实与他人争风吃醋的羽仁,依然是吉原的常客。当年的左卫门督大人,英俊高贵的尊容,在时光的雕琢下,风度不减,反而增添了刚毅成熟的魅力。

        令人羡慕的是,羽仁的妹妹绫子,前不久刚被新继任平家家督的北条俊雄看中,即将成为其偏室。利用这一层关系,羽仁轻易拿到了负责与「南蛮」贸易往来的外务官一职。

        扬屋内的宴会结束后,    莲实亲自将羽仁送至吉原门口,秋夜冰凉的月光下,吉原四周丈深壕沟里的水渠被映照得犹如流动的星空。

        「下个月,我可能要随船出使荷兰,不能再来见你了。」

        羽仁有些不舍得对莲实说道。

        莲实羡慕的说:「多好啊。像我这种生来便在吉原里的人,大概永远不可能了解外面的世界。」

        羽仁有些无奈:「你还要在这里等那个人吗?」

        微笑着摇头,莲实淡然地回答道:「翔太大人在吉原这么多年,应该明白的,游女的爱情是比泡沫还虚无缥缈的东西。」

        「所以,我不懂莲实你还在这里坚持什么?」

        面临即将到来的离别,羽仁叁年来的不甘,首次如此直面的宣泄而出。

        「叁年来相敬如宾的守护,真的比不上你与那个人之间的一夜风情吗?」

        「每每看到你偶尔暴露在衣袖下的手臂上新旧不一的划痕,我都痛心疾首,想问又不敢问。你究竟何苦如此……」

        说着,男子就忍不住泪如泉涌。

        「对不起。」对于不能回应羽仁的深情眷顾,莲实一直深感愧疚。

        「在我出使之前,莲实随时可以托人去江户城中传话给我。」羽仁最终叹了口气,「只要你愿意,无论如何,我都会带你离开。」

        最后依然无法劝说莲实跟自己离开的羽仁,只有满怀遗憾地坐上了在吉原之外等候多时的马车。

        直到马车消失不见,莲实才无声的调头往回走去。

        从大门到枫下楼,必须穿过长长的中央街。街道两边置屋内的灯火通明,不时传出叁弦琴优婉的音色,以及男人畅快的笑意与女人兴奋的娇嗔。

        神色落寞的莲实太夫,似乎与这里的一切都格格不入。抬头凝望着夜空,记忆中,那个人眼中闪烁着的光亮,是天上星空也不能比拟的清明炫目。

        转眼十天之后,莲实从浅薄的睡梦中醒来,才发现透过窗,依稀还可以看到月光。披上单衣,拉开门,门外是睡在地铺上守夜的小咲。

        没有搅扰尚在香甜睡梦中的女孩,莲实穿过长长的走廊,枯坐在临近院中枫树的屋檐下,独自沉寂。直到朝阳冉冉升起,枫叶被照映着如同朱砂般鲜艳绯红。

        「真是可怜……」路过去梳洗的年轻女孩们,时不时窃窃私语。

        衣冠不整,连梳妆打扮都没有,一直望着枫树发呆的莲实,黑漆漆的长发散在肩膀上,一张洗尽铅华的素颜,肌肤细腻如羊脂。

        「不过是过气的花魁。」嫉妒莲实美貌的女孩子如此定论。

        「可不要这么说,人家可是整个吉原里唯一的太夫。」

        「当太夫有什么好,还要为人守身。」

        「听说她母亲就是为人守身,结果抑郁而终的。」

        「说来也真是奇怪,她母亲当初是太夫,那她的父亲一定是达官显贵。就算她是私生女,怎么还会被留在吉原。」

        女孩们热议正酣的时候,枫下楼的大门被人敲响了。

        负责开门的伙计,是叁年前负责莲实行走道中时持灯的伙计。当他睡眼朦胧的打开门,等到看清眼

【1】【2】【3】【4】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韵母攻略 豪乳老师刘艳 张开腿交保护费(性虐 黄暴H) 穿越到可以随便做爱的世界 人妻熟母们与少年的不伦欲恋 女配她只想上床(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