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林书

字:
关灯 护眼
御林书 > 渠清如许 > 渠清如许 第19节

渠清如许 第19节

渠清如许  作者:清明谷雨

        渠清如许  第19节

        祝知宜一顿,眼神明显回避了一下,他和梁徽一直处于一种逢场作戏、猜心斗智的状态,平素里亲昵不是没有,但他都当作出于场面需要,再过火也未有真刀实枪,唯一的一次还是他们大婚那晚,可那回他喝得太醉,几乎没留下什么印象。

        但梁徽说得也没错,这是他的权利,无论是因为什么,他都是皇帝明媒正娶的君后,况且梁徽为了给他立威,自他入宫后就没再宣过人,虽是为了合谋,但已很够诚意,他其实根本没必要这么委屈自己。

        梁徽本也没打算动真格,只想嘴上欺负欺负人,但祝知宜的下意识的回避和沉默落在他眼里变成了不情愿的抗拒和为难的婉拒。

        即便清楚地知道祝知宜对他没有超乎君臣之外的感情,梁徽还是被他下意识的反应刺到了,嘴角的弧度从玩味变成有些冰冷的嘲讽,凑近,捏住祝知宜的下巴让他与自己对视,笑得温柔:“怎么?不愿意?”

        祝知宜说没有,伸手就去解梁徽的衣襟:“臣伺候皇上就寝。”

        “……”梁徽的笑意更冷,祝知宜未免也太坦荡了,可是,只有心无遐想的人才光明磊落,心怀鬼胎的人永远患得患失。

        梁徽用力地攫住他的手腕,沉声问:“这种发乎于情的床笫之事鱼水之欢也能被君后当作任务和职责是不是?”

        祝知宜有些疑惑地皱了下眉,不明所以看着他:“皇上想说什么?”

        梁徽捏他下巴的手力度又重了几分,脸凑得更近,呼吸几乎缠在一处,眯起眼说:“祝知宜,是不是只要和你行夫妻礼的是’皇帝‘就行?不管这个’皇帝‘是不是梁徽这个人。”

        祝知宜瞳仁一缩,恼怒:“梁君庭,你何必这样诋毁我的品性。”他是这样毫无忠节、放浪淫欲之人?

        梁徽一怔,也觉自己话重了,道歉的话还没出口,祝知宜就自顾自解了身上外衫,面无表情地躺倒床里侧,一副无所恋念、任君施为的样子。

        梁徽心下难受,受不了他这般作践自己,拿被褥给他盖上,包裹得严严实实,正色道:“祝清规,我是说错话了,我道歉,但你何必这样作践你自己,难道在你眼里,我就只是当你是个暖床寻欢的玩物,你存心气我?”

        祝知宜眼睛闭着没睁开,轻声说:“是我作践自己还是皇上看轻我?”

        梁徽嘴唇抿成一条线,目光晦涩不明,半晌,轻轻吐出一口气,拿手背碰了碰他温热的脸,低声说:“嗯,是我不好,你别生气了。”

        祝知宜一动未动。

        梁徽又碰了下他的脸,唤他的名字:“祝清规。”

        祝知宜睁开眼,对上他俯看的视线,半晌,说:“哦。”

        第29章  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梁徽扯了下嘴角,和他沉默对视了好一会儿,伸手摸他还残留着很淡红痕的脚踝:“还疼不疼?”赛马时留下的伤,闯入狼群救他的那天又伤到了。

        “……”祝知宜挺佩服梁徽,总有本事迅速变脸粉饰太平,让一切猜疑、尴尬和不快迅速翻篇,仿佛那些没有发生过,都是他一个人的错觉。

        不过似乎他们之间总是这样,不算交心,默契很足,猜忌长存,偶尔温情,争执来得快去得也快,十足矛盾。

        祝知宜脚趾蜷缩,想缩回去,梁徽没让,祝知宜被他捏得不自在:“……不疼。”

        梁徽捉着他的脚细细地看,偶尔蹙起眉心,目光如有实质,祝知宜觉得对方可能在伺机报仇,面上涨起一层粉,存了气索性将脚踩在梁徽硬邦邦的大腿上。

        梁徽喜欢捉弄他,祝知宜知道,明明他是最讲规矩的那一个,从不让人抓到把柄,可每每遇上梁徽,便总能让他破功破格。

        梁徽心中忽而升起一丝失而复得的欣喜,祝知宜是钝讷古板,但一点不记仇,真没刻意与他生分。

        虽然这种宽和与柔软也代表着无差别对待,但却也是他可以利用的地方,慢慢来吧,来日方长。

        他唇角牵起,捏捏祝知宜鱼肚白似的小腿肚,眼神又沉下去,有种朦胧的温柔:“清规紧张什么?”

        祝知宜下巴绷着:“不成体统。”

        “……”梁徽让他背靠着自己,给他捏了捏肩膀:“累不累?”

        这些天几乎都是祝知宜在主持大局,三司九库内务府跟出来的人时不时来扰,他没一天能好好玩儿个尽兴。

        “不……累。”祝知宜被捏得身体发软晕晕乎乎,他知道梁徽会伺候人,但不知道按摩松骨也这样手法娴熟。

        “你这筋太僵了,明天带你去泡汤池好不好?”

【1】【2】【3】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韵母攻略 豪乳老师刘艳 母上攻略 穿越到可以随便做爱的世界 张开腿交保护费(性虐 黄暴H) 人妻熟母们与少年的不伦欲恋